《红楼梦》曹雪芹
发布时间:2014-08-21 11:07 阅读:2908

一枕幽梦向谁诉 千古情人独我痴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的最高峰,它以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荣辱兴衰为背景,以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为主要线索,着重描写贾家荣、宁二府由盛到衰的过程,并且全面地描写封建社会末期的人情世态,以及种种不调和的矛盾,向我们展示了一幅18世纪中国社会的历史长卷。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生长于官宦之家,家境优越,后因宫庭矛盾被抄家,境况一落千丈。在他人生最后十几年里,住在北京西郊的一个小山村里,日夜写作《红楼梦》。贵族家庭的由盛而衰,在他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像,使得曹雪芹对过去的荣华富贵以至命运产生了一种如梦如幻的感受,也使他在陷入贫穷的下层生活的同时产生了深刻的反思,曹雪芹把这种感受与反思诉诸笔墨,用贾府这面透镜把它表现出来,于是产生了不朽名著《红楼梦》。

前八十回

上古时期女娲补天用的石头剩了一块,被丢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一日,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经过这里,施法使石头有了灵性。神瑛侍者对绛珠仙草有浇灌之恩。神瑛侍者下凡游历人间,绛珠仙草修炼成女体后,也随之下凡。僧道二人想要了结这段公案,于是将石头也携入凡尘。

乡宦甄士隐家住姑苏阊门外葫芦庙旁,他见寄居庙内的穷书生贾雨村可怜,便赠银让他赶考,二人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元宵之夜被人拐走;不久葫芦庙失火,甄家也被烧毁。甄士隐与妻子投奔岳父,但岳父卑鄙贪财,甄士隐贫病交加,走投无路。一日,他在街上遇到了一位跛足道人,听了道人的《好了歌》之后,将其解注作答。经道人指点后,甄士隐彻底醒悟,随跛足道人出了家。

贾雨村为官后因贪酷被革职,后到巡盐御史林如海家教其女林黛玉读书。林如海的岳母贾母因黛玉年幼丧母,要接黛玉去身边亲自教养。黛玉进荣国府后,见到了祖母,大舅母(即贾赦之妻邢夫人),二舅母(即贾政之妻王夫人),年轻而管理家政的王夫人侄女、贾赦儿子贾琏之妻王熙凤,以及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和衔玉而生的贾宝玉。

宝黛二人初次相见就有似曾相识之感。宝玉见美若天仙的表妹没有玉,认为玉不识人,便要砸自己的通灵宝玉,惹起一场不快。贾雨村依靠贾政的帮忙在应天府谋得官职,他在审案时发现英莲被拐卖,买主就是皇商之家、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之子薛蟠。薛蟠为争英莲,打死了原来的买主,贾雨村为向贾家献媚胡乱判了些银两了事。薛蟠与母亲及妹妹薛宝钗一同来到京都,也住进了荣国府。

荣国府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请荣国府众人前来赏玩。贾宝玉在秦可卿房中午睡,梦中游历了太虚幻境,见到了“金陵十二钗”,听演了“红楼梦曲”。


宝钗曾得癞头和尚赠金锁治病,后来便一直佩带。黛玉因为忌讳“金玉良缘”之说,常暗暗讥讽宝钗、警示宝玉。贾珍之父贾敬放弃世职求仙学道,贾珍在家设宴为其庆生。林如海得病,贾琏带黛玉去姑苏探望父亲。贾琏的族弟贾瑞趁机调戏凤姐,却被凤姐百般捉弄而死。秦可卿病死,尤氏旧疾复发难以料理丧事,贾珍请凤姐协理宁国府。送丧途中,凤姐贪图三千两银子,拆散情人,使一对青年男女含恨而自杀。

贾政长女贾元春被皇帝封为贤德妃,皇帝恩准省亲。荣国府为了迎接这一大典,修建了大观园,又采办了女伶、女尼、女道士。出身世家、因病入空门的妙玉也进入了荣国府。元宵之夜,元春回娘家省亲,要宝玉和众姐妹献诗,黛玉、宝钗拔得头筹。元春回宫后,担心大观园空闲,便让宝玉与众姐妹搬进去居住。宝玉和黛玉二人两小无猜,虽然因为宝钗的加入二人总有误会和不快,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日渐亲密。


宝玉庶弟贾环因为嫉妒宝玉所受宠爱,在抄写经书时故意失手弄倒蜡烛烫伤宝玉,王夫人因爱子心切大骂赵姨娘。赵姨娘又深恨凤姐,于是买通马道婆施法,想让凤姐、宝玉中邪而死。二人幸得和尚道士相救才免除灾祸。黛玉性格忧郁,暮春时节伤心落花,将它们埋葬,称为“花冢”,并作《葬花吟》。一次史湘云劝宝玉学官员,谈仕途,宝玉对此感到厌烦,并说黛玉从不说这种混账话;恰巧黛玉路过听到,因而为宝玉能明白自己心意而欢喜。

王夫人的丫环金钏与宝玉调笑,被王夫人赶出投井而死,贾环将这件事告诉了贾政。又因宝玉结交忠顺王爷喜欢的伶人蒋玉菡,使得王爷派人来找。贾政大怒,将宝玉打得皮开肉绽。王夫人找来袭人,要她随时报告情况。并决定将来袭人给宝玉做妾。众姐妹因为在大观园中无所事事,于是探春倡导成立诗社,并各人起了名号。第一次咏白海棠,蘅芜君即薛宝钗夺魁;第二次作菊花诗,潇湘妃子即林黛玉压倒众人。


沦落乡间务农的京官后代王狗儿让岳母刘姥姥到荣国府找王夫人打秋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凤姐给了二十两银子了事。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母在大观园摆宴,把她作女清客取笑,刘姥姥便以此逗贾母开心。贾母又带刘姥姥游大观园各处。由于行酒令黛玉引了几句《西厢》曲文,被宝钗察觉,并劝解她,于是二人关系好转。入秋之后,黛玉病情加重,宝钗前来探望,两人谈了许多知心话。



贾赦垂涎贾母丫环鸳鸯,让邢夫人找贾母。鸳鸯不肯,贾母也不愿意,贾母因此斥责了邢夫人,贾赦与贾母的关系变得更加不好。薛蟠在一次宴席上调戏柳湘莲,被柳湘莲毒打。后来,柳湘莲怕薛蟠报复,逃往他乡,薛蟠因为此事丢脸,于是也外出经商。宝钗见薛蟠外出游艺,于是让薛蟠之妾香菱(即英莲)也住到大观园中。香菱见众姐妹作诗也产生兴趣,于是向黛玉学诗,以月为题,苦吟多首之后,终于写出佳作。之后,随着薛宝钗堂妹薛宝琴、李纨堂妹李绮、李纹等几家亲戚姑娘的到来,大观园中作诗、制灯谜,空前欢乐热闹。袭人因母亲生病回家探望,晴雯夜里受寒伤风发起了高烧。贾母给宝玉的一件孔雀毛织的雀金裘,被宝玉不小心烧了个洞,街上的裁缝都不能修补。而宝玉为舅舅庆寿要穿这件衣服,睛雯于是带重病连夜将雀金裘补好,病情也因此加重。黛玉的丫鬟紫鹃想试探宝玉对黛玉的真心,于是谎称黛玉要回姑苏,宝玉因相信而发病,由此黛玉更明白宝玉所想,众人也以为他们一定会结成美满姻缘。

宁国府贾珍之父贾敬因吞食丹药中毒丧命。尤氏因丧事繁忙,请母亲和妹妹尤二姐、尤三姐来帮忙。贾琏见二姐貌美,于是娶做二房,偷居府外。二姐和贾珍原有不清白,贾珍还想搅浑水,贾琏又想把三姐给贾珍玩弄。尤三姐却正气凛然,大骂贾珍、贾琏,并说她已有意中人,即毒打薛蟠的柳湘莲。贾赦派贾琏外出办事,途中遇到薛蟠、柳湘莲。薛蟠遇强盗,被柳湘莲搭救,二人结为兄弟。贾琏趁机为柳湘莲提媒,柳湘莲也答应了婚事。到京城后,柳湘莲先向三姐之母交了订礼,结果事后遇到宝玉,闲谈起尤氏一家而对三姐品行起了疑,于是又去索要聘礼退婚。尤三姐得知柳湘莲意思之后刚烈自刎,柳湘莲后悔莫及,最后出了家。

凤姐知道贾琏偷娶之事后,决定将计就计装贤惠,将二姐接进荣国府内。贾琏外出归来,因事情办的好,贾赦将丫鬟秋桐赏给了他做妾。凤姐于是借秋桐之手逼死了尤二姐。


傻大姐在园中拾到一个绣有春宫画的香囊,王夫人大怒,在王善宝家的撺掇下抄检大观园。探春对此举感到悲愤,认为抄家是不祥之兆。又因为王善宝家的掀她衣服,探春大怒并扇了王善宝家的一耳光。贾府中秋开夜宴,贾母邀大家一起到凸碧山庄赏月,众人击鼓吃酒。黛玉见贾府中许多人赏月,贾母仍然感叹人少,不似当年热闹,不觉对景感怀。湘云过来陪她,二人来到凹晶溪馆联诗,湘云联“寒塘渡鹤影”,黛玉对“冷月葬诗魂(一作“花魂”)”,湘云赞黛玉诗句新奇,妙玉听见也不停夸赞,于是将刚二人的诗誊写了出来并结了尾。晴雯被王夫人以勾引宝玉为由,赶出大观园,之后抱恨而死。宝玉无可奈何,听小丫头说晴雯当了芙蓉花神后写《芙蓉女儿诔》祭她,不料日后竟成了黛玉的谶语。薛蟠娶夏金桂为妻后,在夏氏的挑唆下,毒打香菱。薛姨妈对此举不满,夏金桂于是和婆婆吵闹。薛蟠无法在家,只好外出。


后四十回

宝玉年纪渐大,贾政逼他上学。迎春出嫁,宝钗被家事缠住,大观园冷清起来。黛玉因想着终身之事无人可求,做噩梦而身染重病。凤姐奉承贾母意思,提出将宝钗嫁给宝玉的想法。黛玉听丫环谈论起宝玉婚事,病得不能吃饭;后来听说议而未成,病即痊愈。

薛蟠因为在外饮酒时打死店小二而入狱,薛蟠之妻金桂和宝蟾想要勾引薛蟠堂弟薛蝌,其他方面倒安静下来。十月里,海棠开花,大家以为喜事、置酒庆贺。就在夜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不知去向,人也痴呆了。祸不单行,元春也在这时死去。

贾母虽明白黛玉心事,但为家族兴盛仍主张娶钗嫁黛,王夫人和凤姐也随之附和。于是由贾母做主,决定让宝玉娶宝钗为妻。因害怕宝玉不同意,便骗他娶的是黛玉,同时也不让黛玉知道这个消息。不料黛玉在傻大姐处知道实情,梦幻破灭,迷失真性,焚烧诗稿,并在宝玉成亲之时,孤苦而死。

洞房之夜,宝玉见新娘是宝钗也大惊,人也变得更加糊涂。在他得知黛玉去世的消息后忧伤得差点死去。不久,探春也远嫁他乡,大观园变得更加凄清。尤氏在园中见鬼,贾珍等相继病倒。大观园不敢住人,为禽兽所栖,贾赦请法师驱邪逐妖。薛蟠案子要重判,夏金桂大吵大闹,因为调戏薛蝌被香菱撞见,她想毒死香菱,不料自己误食毒药而死。

荣宁二府的种种作为惹恼了皇帝,被抄了家,革去了二府的世职,贾赦、贾珍被抓,贾家大乱。之后由于权贵帮助,荣府的世职得以恢复,让贾政继承。当时正逢薛宝钗婚后第一个生辰,贾府摆宴庆贺,但是席间一片悲凉。不久,贾母病重,迎春被丈夫折磨死去,史湘云的丈夫也得了重病。贾母去世后,鸳鸯惧怕报复,也自杀殉葬。凤姐主办丧事,却力不从心,引得大家怨恨,她支持不住也死去了。一群强盗打劫荣国府,妙玉被劫走。惜春看破红尘,小小年纪却出了家。

宝玉再次梦游太虚幻境,见到鸳鸯、尤三姐、秦可卿等薄命女子以及为首的黛玉,醒后更加心灰意冷。癞和尚、跛道人送回通灵宝玉,实则是要宝玉弃绝尘缘。宝玉终于在应考之后出家当了和尚。尽管他中了举人,宝钗也已怀孕,但他已悬崖撒手,绝尘而去。

贾雨村因犯法丢了官职,在觉迷渡口碰见已成仙的甄士隐;甄士隐向他剖析、详说了这一切,也就归结了这部小说。

“开篇不谈《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这就是《红楼梦》这部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学巨著的魅力,它不知打动了多少读者的心,每一位读懂它的人都会被书中人物的命运深深牵动,恨不能与其生,与其死。据传清代有一商人女儿读《红楼梦》入了迷,竟至卧床不起,她的父母把书烧了,她在床上大哭道:“奈何烧杀我宝玉!”《红楼梦》就是这样一部文学巨著,她是中华古典文化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是拥有上下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中华的文化界之形象代言人。


飞芒@大家观点

鲁迅(世界大文豪)

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述好人完全是好人,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季羡林(国学大师)

《红楼梦》是一颗璀璨的明珠,是状元。中国其他长篇小说都没能成为“学”,而“红学”则是显学。